網絡輿論的“江湖”中 沒有人是贏家?

2020-11-20 13:51圖文來源: 中國青年報

近日,安徽馬鞍山一名男童被車窗玻璃卡住脖子,凌先生和工友在現場進行了安撫和施救。凌先生作為施救者之一,將現場情況拍成短視頻上傳網絡,事后被男孩母親徐女士以侵犯隱私為由要求刪除。此事引起了激烈爭論,有人認為男孩母親是恩將仇報,有人則認為隱私保護不可或缺,一不小心就會影響他人生活。

其實,此事的是非曲直并不復雜。其一,凌先生救助男童是善舉,而家長將孩子單獨放在車內是失誤,凌先生想要將視頻上傳到網絡以作警示無可厚非。其二,凌先生把沒有打碼的救助視頻放在網上確實有失妥當,還因為徐女士的“惡劣口氣”拒絕刪除視頻,這確實是不應該的“斗氣”之舉。

兩人都認為事件在網絡上的持續發酵給自己帶來了傷害,凌先生認為自己遭受了網絡暴力,而徐女士則受到了來自于親友的責難??梢哉f,網絡輿論的“江湖”中,沒有人是贏家。

跳開事件本身,我們可以看到,正是由于互聯網帶來的新媒體環境,才讓事件獲得被廣泛討論的機會。在信息無障礙抵達的社交媒體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被放大、成為熱點,而這種聚集了戲劇沖突、恩將仇報、多次反轉等因素為一體的事件更是如此。

2018年8月20日,四川省德陽市某醫院的安醫生及其丈夫在一個泳池內與一個男孩發生沖突,之后安醫生夫婦的個人信息遭人曝光,引發人肉搜索和網絡暴力。5天后,安醫生吞下約500片撲爾敏,自殺身亡。一些網絡曝光從法律上來說未必侵犯隱私,但普通人因卷入熱點而被迫曝光,的確會招致諸多額外壓力。

理論家鮑德里亞在《冷記憶》中寫下:“我們不再處于美德的時代,而是處于虛擬現實的時代。”純粹由網絡架構的超真實社會聽起來荒謬,擬真社會征兆的顯現卻絕不是一個笑話?;ヂ摼W已不僅是虛擬社區,而是我們身體的一部分,是我們的“技術義肢”。在這樣的條件下,互聯網中的一切活動和現實活動對人的影響如出一轍。

科幻小說《三體》中的“持劍人”,指的是戰略威脅武器的控制者。在虛擬社區和現實世界重合的今天,很多時候“吃瓜群眾”就扮演著這樣的角色。圍觀群眾的參與對當事人的現實生活產生非比尋常的影響力,堪稱觀看即參與、圍觀即審判。

“力量越大,責任越大”,既然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輿論空間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膨脹,那么無論是前端舉著手機拍攝的“傳者”,還是屏后興奮吃瓜的“受者”,都需要小心行使新媒介賦予的權力,謹慎圍觀。

作者:陳禹潛 責任編輯:王寧芝
0人參與
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

    周刊

    鄉村游十二月鄉村游路線出爐啦!本月鄉村游共有8條路線,以“學鄉風”“品鄉味”為主題,讓游客有的吃,有的玩。[詳細]
    金沙棋牌真人直播下载 湖北30选5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MG高速公路之王客户端下载 3d开机号近十期号码 河北快三推鉴号 现在网赚是真的吗 (^ω^)MG惊喜复活节技巧介绍 (★^O^★)MG豪华的开心假期游戏 广东公式规律论坛 (★^O^★)MG外星大袭击首页 (^ω^)MG七海的主权技巧介绍 香港六合彩历史开奖记录 南粤36选7开奖号码 河南快3下载安装 凤凰娱乐 一码中特提前 (*^▽^*)MG钻石谷爆分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