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南京新聞 > 文體 > 正文

南京市話劇團原創抗疫話劇《鴿子》在中央黨校演出

2020-11-20 08:00圖文來源: 南京日報

“我是一只鴿子,經常順著武漢的那條江一直飛,飛到一個叫做南京的地方……”近日,南京市話劇團原創抗疫題材話劇《鴿子》走進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為全體在校學員和教職工進行演出,引起熱烈反響。

抗疫話劇《鴿子》在中央黨校演出

“南京原創”背后的溫度與力量 

“我是一只鴿子,經常順著武漢的那條江一直飛,飛到一個叫做南京的地方……”近日,南京市話劇團原創抗疫題材話劇《鴿子》走進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為全體在校學員和教職工進行演出,引起熱烈反響。

從7月首演開始,《鴿子》不斷精心打磨,每一次亮相都帶給觀眾驚喜。不時爆發出的笑聲和猝不及防的淚水,成為觀眾席上獨特的風景。一只鴿子將共飲一江水的南京和武漢兩座城市連接起來,通過鴿子的視角巧妙而不突兀地實現了兩地不同事件之間的時空轉移;兩座城市中幾個不同的家庭、人物的命運緊密結合,成為一個共克時艱、互相扶持的整體,又從他們身上折射出這個時代無數平凡英雄的形象,描繪了一幅精彩的抗疫群像。

臺上

平凡人物的不平凡壯舉

一只鴿子、兩座城市、幾戶人家,演繹出感人、溫暖的“雙城記”。

大幕拉開,主角鴿子穿越人群登場。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這只鴿子在南京和武漢兩座城市間飛行往返,見證了許多動人的故事——

鴿子的主人莫文齋原本是個“啃老”的中年詩人,但當母親與保姆感染住院后,他開始成長、承擔責任;醫生葉宛星是莫家的故交,毅然放棄婚假,在新婚前夜奔赴抗疫一線;民工墩子放下情感糾葛,成為一名抗疫志愿者……《鴿子》全劇共34個舞臺人物,全都是普通的小人物。

南京市話劇團副團長楊彥在劇中飾演莫文齋,每演一次,他對角色塑造、對話劇立意的思考就更加深刻。“莫文齋成長了。疫情之前他是“啃老族”,他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對周遭一切都很冷漠。疫情發生后,他成長了,他關心起母親、保姆、葉醫生。”

詩歌,是莫文齋成長的見證。原先他創作的詩歌全是形而上的內容,例如,春節是什么?疫情發生后,他那顆冷漠的心,逐漸被愛所包圍,被融化了。因此,當葉醫生犧牲后,他的詩歌里出現了人文關懷:她走了,因愛而來,為愛而去/她走了,芳魂一縷,直上九霄……

鴿子沿著長江,飛到南京,也見證了農民工墩子的蛻變。疫情之初,回到南京的墩子對上門排查的社區工作人員不配合,但在妻子春泥的一句句“嘮叨”和大愛之舉之下,墩子戴上紅袖標,當起了志愿者。

墩子這一角色由市話劇團演員崔鐘飾演,他說:“墩子的感情生活一地雞毛,是個甚至有點讓人憎恨的角色。但我想,墩子的存在更多的是為了襯托,襯托春泥的偉大,襯托出千千萬萬中國人不懼危險、齊心抗疫的偉大壯舉。”

幕后

表演人員的責任和使命

“她是江蘇第一批援鄂醫護人員,除夕去的武漢。她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出發前,領導跟她說,‘如果回不來,你的兩個孩子我來養’;還有一位醫護人員,她援鄂前并沒有告訴父母,每次跟母親通電話,都說在醫院加班不能回家,可有一天她接到了母親的電話,電話那頭說‘我在電視上看到你了’,那一刻她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這是市話劇團演員霍蓉在體驗生活時,聽到的真實故事。她把自己的震撼和感動,帶到了舞臺上,帶進了自己在《鴿子》中塑造的醫生葉宛星之中。

霍蓉堅信,理解角色,走進角色,才能更好地詮釋角色。在接觸到援鄂醫護人員之前,她看了大量戰疫題材紀錄片,例如《中國醫生(戰疫版)》《荊楚大醫生》。一遍又一遍地看,她仿佛也親歷了一次次搶救。“不同于一般的醫生角色,這次演醫生,不僅要形似,更要神似。我唯有通過多種途徑去了解,才能演得更細膩,演出他們真實的狀態。”

正是因為有了這些準備,當霍蓉穿上防護服站在舞臺上飾演戰疫醫護時,心中充滿了敬畏之情。“算上這次來中央黨校演出,《鴿子》已經演了十多場了,可每一次我都還是會顫抖。”霍蓉說。

《鴿子》整個劇組有近70位工作人員,年齡遍布老、中、青。演員于東江是《鴿子》劇組年紀最大的一位,今年65歲了,他在劇中飾演男主角“吳越”的父親——“吳總”一角。為了確保這次在中央黨校的演出完美呈現,劇組11月14日就到了北京,顧不上休息,連夜合光、走臺。合光間隙,于東江和兒子完成了一次短暫通話。

“爸,你在干嗎?”

“我在合光。”

“這么晚了,你還在工作?”

幾年前,于東江做了心臟搭橋手術,早點休息是家人對他的“奢望”。

在旁的南京市話劇團團長常小川聽見了這對父子的對話,那刻,她又想起劇組組建之初的一件事情。“于老師是我們團的靈魂人物,藝術保證,有他在就很踏實。他其實已經退休了,今年他本來要接一部電視劇拍攝,不累、報酬也多。他當時就問了一句話:‘《鴿子》這個戲是不是一定需要我?’我說:‘是的。’他就回來參加《鴿子》排練。”

為了獻上一場完美的演出,劇組全體演職人員努力克服這樣那樣的困難。去北京時,劇組有一位演員“遲到”了,未能隨大部隊提前一天趕到。她叫姜業婷,在《鴿子》中飾演醫院主任。演出當晚,記者在后臺見到她時,她有些憔悴,因為婆婆兩天前去世了,家中正在辦喪事。“疫情暴發,醫護人員必須要上防疫一線,這是他們的責任、使命。其實,話劇演員也是這樣,演出場次已定,票已出,我不能不回到舞臺。”姜業婷說。

臺下

在笑聲和淚水中受到感染

11月15日晚,中央黨校禮堂里座無虛席,話劇長達兩個多小時,大家全程沉浸其中。充滿喜劇效果的戲劇沖突、一個個普通的小人物爆發出的人性光輝、充滿煙火氣的生活場景……深深打動了全體觀眾,不時爆發出的笑聲和猝不及防的淚水,編織成《鴿子》與眾不同的觀看感受。

這些取材于疫情中真實故事的情節,并沒有那么激烈夸張,但通過平穩的進展和生活化的呈現,卻營造出一種真實的質感,引發了觀眾們的共鳴。演出結束,觀眾席上響起雷鳴般的掌聲——獻給所有為抗疫努力付出的人們,獻給塑造出如此精彩劇目的南京市話劇團。

看完演出,中央黨校學員們對話劇《鴿子》給予高度評價,大家表示:正是這一個個平凡的“音符”,于煩惱和掙扎中爆發了人性的光輝,一起譜寫了一曲壯麗的抗疫戰歌。在他們看來,《鴿子》是一部能夠勾起記憶的劇目,有溫度、有力量、有深度。“著眼于最樸實的生活細節,將抗疫歷程融入了一連串平凡的世俗故事之中。每一個故事都能在生活中找到原型,每一個人物仿佛都在我們身邊,那么熟悉、那么親切、那么真實……卻又那么震撼、那么感動。”一位觀眾說。

據了解,話劇《鴿子》自7月首演以來,已經上演了十多場,獲得社會各界廣泛贊譽。該劇被列入2020年江蘇省舞臺藝術精品創作扶持工程重點投入劇目、江蘇藝術基金2020年度資助項目;在剛剛結束的2020紫金文化藝術節中,還獲得了2020紫金文化藝術節“優秀劇目獎”,劇中角色“莫文齋”的飾演者楊彥獲得了“優秀表演獎”。

南報融媒體記者 翟羽 邢虹

作者:翟羽 邢虹 責任編輯:巢宸舒

周刊

金沙棋牌真人直播下载 (★^O^★)MG超级高速公路之王闯关 (★^O^★)MG黄金工厂_破解版下载 (-^O^-)MG锁子甲_最新版 (^ω^)MG射门高手_最新版 河北新快3走势 网赌高频彩票输惨了经历 (^ω^)MG彩色三角玩法介绍 (★^O^★)MG玉皇大帝登陆 (★^O^★)MG八宝一后彩金 (*^▽^*)MG黄金之旅投注 安徽快3实时 (^ω^)MG青龙出海巨额大奖视频 (-^O^-)MG地府烈焰_豪华版 (*^▽^*)MG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在线客服 江苏快3技巧 (^ω^)MG比基尼派对援彩金